带状疱疹更甚于分娩痛‧杨玉金盼注射疫苗远离病痛

带状疱疹更甚于分娩痛‧杨玉金盼注射疫苗远离病痛(雪兰莪.梳邦再也讯)带状疱疹俗称“生蛇”,是由水痘残留带状疱疹病毒所引起的急性炎症性皮肤病。患上带状疱疹的康复者杨玉金形容,带状疱疹所引起的神经疼痛比分娩更痛,虽然病不夺命,但足以令她毕生难忘,如果可以选择,她希望可以儘早注射疫苗,免受皮肉的痛苦。以为连日会议致背痛现年63岁的杨玉金在非政府组织担任高级协调员,她自觉是个健康的人,没有面对严重的健康问题。不过,在2013年9月的某一天,她因连续不断的会议后感觉身体不适,当时,她并没有联想到那是带状疱疹。“尤其腰间特别痛,我以为是过去三四天忙碌工作,没有休息造成背痛所致,所以没有理会。”不过,后背隔天突然瘙痒起来,她还是没有察觉出了问题,只是在患处涂抹“驱风油”了事。连日来的会议结束后,她决定请假一星期到金马侖度假,岂料,入住金马侖度假屋不久,病痛就找上门了。止痛药效仅3小时“在金马侖的首两晚,背部剧烈疼痛,我以为是背痛的老问题作崇,所以吃非类固醇抗发炎药(NSAID)和扑热息痛(Paracetamol)来止痛,白天吃扑热息痛,晚上吃NSAID止痛药,这才能拉长缓舒背疼的时间。”她之所以把止痛药带在身上,主要因为她有背痛的旧患,那是年轻坐月时没有好好休息及忙着照顾幼儿所致。所以,她出门都随身携带止痛药,一旦背痛发作就会服药止痛。不过,这次背痛特别严重,她以往吃NSAID止痛药能舒缓疼痛至少6小时,但这次服药后,背痛三个小时后又回来了,她被逼再服NSAID止痛药,才能入睡。就医方知患带状疱疹眼见止痛药数量越来越少,加上背痛不时来袭,她决定提早结束假期,下山后直奔诊所,而医生掀开她的衣服看了一眼后,直指是带状疱疹,令她大吃一惊。“我知道甚幺是带状疱疹,但我从来没想过带状疱疹是这样的情况,非常疼痛,我要医生给我有效及长时间舒缓疼痛的止痛药。”医生告诉她说,目前没有专治带状疱疹的止痛药,只能尝试寻找对治疗神经疼痛的止痛药,因为神经系统受到病毒感染,引起疼痛。不过,在医生寻找有效止痛药期间,她只能到药房购买NSAID止痛药及扑热息痛服食来解痛。医吁勿听信坊间医疗带状疱疹引起的水泡在短短两个星期内已从背部延伸到肚脐,医生给了一些药膏让她涂抹在患处止痒。医生还劝告她切勿相信坊间指“带状疱疹环腰一週就会死亡”的不实谣言,因为皮疹不会环着腰间一圈增生。医生也劝她勿听信传统和自然疗法,尤其一些利用烧香刺破患处的传统不科学的疗法,因为这不但没有治疗效果,反而会引起感染和恶化的风险。无药可治疗仅能舒缓疼痛杨玉金指出,患病期间,她为了止痛和止痒吃下许多止痛药,但药效过后,她仍感觉疼痛无比,有痛不欲生之感。她说,医生指出目前没有药物可有效治疗带状疱疹,只能够吃止痛药舒缓疼痛,不过,一般病情会在两三週内逐渐好转和痊癒,要她不必过于担心。她坦承,她不曾想过自己会患上带状疱疹,医生说,带状疱疹是侵略身体神经引起神经疼痛,所以痛得令人难以忍受。“患病的首两週,我只能每天吃止痛药减缓身体所承受的疼痛,可是,很多时候止痛药只能维持两三小时的止痛功效,药效过后,我就要靠自己的忍耐力忍痛,否则就要再服药止痛。”她指出,身上的水泡从腰部右边一直延伸到背脊,缠绕着腰间右侧,又痛又痒,尤其晚上难以入睡,通常睡前吃过止痛药后,几小时的药效过后又会痛醒了。患处痛又痒只好侧睡她声称,医生提供的药膏有效让破裂的水泡癒合,不过,从腰背延伸到腹部的皮疹还是继续往腹部上下增生,造成整个肚子都是皮疹,瘙痒难忍。她说,她会忍痛儘量不碰或抓伤患处,虽然白天贴上药膏后能够减轻瘙痒,但晚上却会不自觉去抓痒,而且,不吃止痛药根本无法入睡。患病期间,因担心仰睡压着背部神经加剧病情,她只好侧睡。“我向来都是向右侧睡,因为听说心脏位于左边,右侧睡对心脏健康好。不过,带状疱疹病发期间,我只能向左侧睡,虽然有点不舒服,但总比仰睡得好。”她提到,皮疹延伸到腹部造成大篇幅皮肤又红又痒,她在两週的治疗期间必须穿裙上班,以免裤装加剧腹部的压力,对习惯穿裤的她造成不便。两週后痊癒皮疹却来袭杨玉金提到,虽然水泡和疼痛在短短两星期就消失,但腰间以外的身体部位却突然冒出许多皮疹,例如手脚四肢、头、颈等部位都遭殃,她相信那是病癒的症兆,而医生只说是皮肤过敏。她说,皮疹很快就长到头上(头皮)来,晚上睡觉时感到头痒无比,她在没有办法下向皮肤专科求助。她声称,皮肤专科医生只是提供一些药膏让她涂在患处,并建议她使用抵刺激性皮肤产品,来改善病情。无关生蛇或过敏引发“我以为皮疹和生蛇有关,但医生并没有说是生蛇所致,只说是皮肤过敏,除了药膏,医生还给我治过敏的药丸服用。”不过,她提到,医生提供的药膏含类固醇成份,她相信如果没有类固醇,病情可能没有这幺快痊癒。虽然她目前已算是痊癒了,但为了维持皮肤的健康和避免皮疹复发,她一直使用低过敏和刺激的皮肤产品。她说,四次的皮肤专科疗程共花费了2000多令吉,她庆幸药物有效,使皮疹很快就消失了。病发比生育痛百倍“我生过三个孩子,知道生孩子的痛苦,但现在我反而觉得带状疱疹比生孩子痛上几百倍,想起都觉得恐怖,不想再经历那样的痛了。”她坦承,患处的伤痕相当“丑陋”,这主要因为人们把带状疱疹和蛇联接起来,让她感觉伤口长了一块蛇皮,令她毛骨悚然。她形容,带状疱疹所引起的疼痛是一种非常可怕的事,甚至比分娩的抽心之痛还要痛,她无法想像人们在没有止痛药的旧时代是如何忍受带状疱疹的阵痛。未寻偏方免加重病情她提到,一些朋友曾患上带状疱疹,只是患部不同,但当中所蒙受的痛苦是谁也无法忘记的。虽然疼痛难忍,但她从来没有想过寻找传统或自然疗法解决疼痛的问题,因为她知道除了疫苗,至今未有能够治好带状疱疹的药物,使用其他治疗方法不但无法治好疼痛,可能还会加重病情。“我就有一个朋友听信偏方和传统治疗,让人使用香烛刺穿身上的水泡(患处),据说是刺破`蛇眼’的一种方法,只是,我认为身上并没有甚幺`蛇眼睛’,所以不会去尝试。”坚持良好作息保健康杨玉金相信是自己年级大了,身体免疫系统欠佳,才会让病毒有机可乘,如果可以选择,她希望儘早注射疫苗,避免不必要的疼苦。杨玉金育有三个年龄介于22岁至32岁的孩子,她其实已经退休,但却不甘退休的苦闷生活,因此投身非政府组织,继续为社会贡献。虽然有工作在身,她还是坚持健康的生活,例如定时运动和注意饮食。她直言,她从来不相信保健食品能够维持健康,她认为良好的饮食习惯和定时运动才是保持健康和远离病痛的有效方法,当然良好的生活习惯,包括减少工作压力、足够的睡眠也很重要。“我有练外丹功和气功的习惯,几乎每天都有练习,从2008年至今已经7年之久,除了气功,我也经常游泳,即使年事已高,我还是不会减少运动量。”Profile姓名:杨玉金年龄:63岁病症:带状疱疹治疗:口服止痛药、口服抗过敏药及类固醇药膏。感想:带状疱疹比生孩子痛上几百倍,想起都觉得恐怖,不想再经历那样的痛了。如果经济能力允许,应注射疫苗。/良医‧文:包素菡‧2015.10.14

相关推荐